查看内容

广东省楼盘深汕合作区商品房解冻 某楼盘500套房

广东省楼盘深汕合作区商品房解冻 某楼盘500套房

12月2日,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发布《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关于启动深汕特别合作区过渡期商品房销售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指出,为了解决2017年5月16日深汕特别合作区房地产市场冻结以来产生的遗留问题,市政府同意启动合作区过渡期商品房销售工作   12月2日下午,负责深汕合作区商品房销售的罗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天已经接了很多个电话,有很多人登记了。“其中深汕振业时代花园预计近期开盘,推出近500套房源,目前已有一两千人登记了。”   罗经理所说的深汕振业时代花园即为深汕合作区内仅有的两个纯住宅楼盘之一,也是《公告》指出的两个首批启动销售的房源项目。《公告》表示,从振业时代花园和辉煌花园中抽取30%房源(不含公寓和商铺)用于解决合作区企业员工的居住需求,其余70%的房源面向社会公开销售   《公告》发布后不久,就有消息传出,振业时代花园和辉煌花园已经拿到解冻通知,并且做好了开卖的计划,目前振业时代花园已经启动了诚意登记,辉煌花园预计也将于本月中旬开始动作   “振业时代花园和辉煌花园都差不多,预计在10号到15号之间开盘。其中振业时代花园销售均价约在1.2万元每平米左右,户型面积在80平米到120平米之间,如果有深圳户口或在深圳满五年社保,可按深圳信贷政策执行首付和贷款,但如果没有以上两个条件,可全款买房。”罗经理介绍   “2017年,深汕合作区建设进入正轨,当时为了防止深汕开发变成楼市炒作的‘战场’,所以有了封冻一举。”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深汕特别合作区成立后,在深圳主导的利好消息下,合作区的房价大幅上涨,引来不少投资客。”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国仕英向时代周记者补充道   但如今两年过去,深汕合作区建设进入正轨,楼市也趋于理性,“解冻”政策适时出台   “深汕特别合作区房地产市场‘冻结’时间已经长达两年之久,市场已经进入低谷,购房者在市场长期调控下也逐渐回归理性,合作区的‘解冻’也就自然而然的到来了。”国仕英认为   另外,“经过两年的建设,深汕合作区产业、人口都已经聚集,有了明显的居住需求,所以此时提出解冻也是情理之中。”宋丁指出,“推测深圳近期经济压力凸显,需要通过深汕合作区进行一定的刺激和拉动推测也是原因之一。”   但预计影响有限。宋丁判断:“从目前的政策来看,深汕合作区的购房政策还是有一定限制的,包括家庭限购两套、单身限购一套,以及限售五年等等。”   《公告》规定,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法人单位不得在合作区购买商品住房、商务公寓;居民家庭在合作区持有的商品住房、商务公寓总套数不得超过2套,成年单身人士(含离异)在合作区持有的商品住房、商务公寓总套数只能1套;居民在合作区购买商品住房和商务公寓的,自取得不动产权利证书之日起5年内禁止转让;合作区管委会及市住房主管部门对商品住房和商务公寓项目实施销售价格指导   另外,深汕合作区住房市场的建设逻辑也有所不同。根据深汕特别合作区管委会主任黄伟平介绍,深汕合作区房地产政策将借鉴“新加坡”模式,以保障房为主——“在深汕合作区住房供应总量中,市场商品住房占比40%,公共住房占比60%(人才住房、公共租赁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各占20%)。预计到2020年,全区将供应公共住房用地11宗,供应面积约140公顷,建设公共住房7万套。”他表示   在土地供应方面,近两年深汕合作区的土地出让以工业用地为主。2018年5月,深汕合作区曾久违地出让一宗住宅用地,但要求建设70年全自持租赁住房   深汕合作区是深圳的一块“飞地”。资料显示,深汕合作区位于汕尾境内,面积468.3万平方公里,和深圳市中心相距约100公里,中间还隔着惠州。2008年,在广东省“腾龙换鸟”战略下,这块地是深圳(汕尾)产业转移工业园   2011年,经广东省政府协调,深圳、汕尾两市将产业转移工业园升级为深汕特别合作区。但直到2017年广东省发布《关于深汕特别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方案的批复》,提出“10+1”模式(即深圳10个区+深汕合作区)打造合作区,深汕合作区的发展才进入快车道   而楼市的基因一早就被切断。2017年5月,为维持深汕合作区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防止炒房客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当地冻结了房产交易过户,并停止了户籍迁入工作   2018年12月29日,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发布《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关于严禁以征收农村集体土地留用地名义擅自进行商品住房开发活动的通告》,命令禁止将全区范围内的留用地用于商品住房开发(含合作开发);严禁村集体、个人擅自与任何单位签订留用地商品住房合作开发协议   如今政策“撕开小口”,更多体现了深圳在提振经济、促进深汕合作区楼市发展,以及尝试“飞地”供应的尝试。宋丁判断:“相较于深圳,深汕合作区的购房政策的确比较宽松。但限制也非常多,另外从深汕楼市来看,当地楼市体量较小,由此观之,解冻的影响较为可控。”   但此举也可以看出深圳在进行一些尝试。“估计深圳也在试探。这个解冻对经济提振的利好和深汕楼市的影响有多大。另外,深圳也可以借此举探索‘飞地’模式对深圳楼市供应能否起到增量、分流作用。”宋丁指出,“未来深圳应该会视实际情况决定政策如何走,是继续还是收紧,或者进一步扩大。”   在尝试“飞地”模式探索住房供应之道方面,宋丁进一步解释道:“土地供应也是困扰深圳住房市场的一大问题。在盘活城市更新用地、增加容积率等方面之外,异地拿地、‘飞地’或许都是解决方式。深汕合作区撕开小口子,也可以探索是否能增加供应,缓解深圳住房问题。”   “随着‘解冻’政策的颁布,深汕特别合作区房地产市场将会有所起色,成交量上涨,但受调控政策的影响,购房者已经回归理性,未来不会再出现量价大涨的现象。”国仕英表示   但后期仍需注意观察政策效果。时代周报记者留意到,《公告》虽有明确的购买套数限制,但仍有缺口,《公告》表示:在合作区购买的商品住房不计入购房者在深圳市其他区(新区)购买商品住房的套数限购范畴;在深圳市其他区(新区)购买的商品住房、商务公寓不计入购房者在合作区购买商品住房、商务公寓的套数限购范畴。该规定仍给投资、投资者留了空间。(编辑:徐曼曼)

相关推荐: